【觀察家金融峰會特稿之一】屠光紹:金融科技對金融業影響的三種“態”勢

洪宇涵2019-11-28 11:32

經濟觀察網 記者 洪宇涵 11月28日,第十三屆全國政協委員、上海新金融研究院理事長屠光紹在由《經濟觀察報》主辦、上海信托戰略合作的2019年度觀察家金融峰會上進行了主題為《金融科技對金融業影響的三種“態”勢》的演講。

“如果要從微觀層面來觀察每個金融機構怎樣運用金融科技來推動機構自身改革發展,首先需要觀察行業是怎樣的態勢,也就是要觀察整個金融體系是怎樣的態勢。”在屠光紹看來,只有通過觀察“金融科技與金融機構存在的‘形態’”、“金融科技與金融行業經營的 ‘業態’”以及“金融科技與金融體系發展的‘生態’”這三種“態”勢,才能更加全面和系統的把握好科技對金融業的影響。

屠光紹認為,現在金融科技這個主題非常熱,“今天的會議由《經濟觀察報》這樣一家財經媒體來主辦,本身也說明了話題的熱度。”

金融科技與金融機構存在的“形態”

在與科技融合的過程中,金融機構存在的形態或許也在發生著變化。

屠光紹表示,“在金融科技的影響下,很多金融機構在對自己的表述上發生了變化,有些不再稱自己是金融機構了,而是金融科技公司,這種表述上的變化也說明了金融機構的形態在發生變化。”

雖然屠光紹也對這種變化表示了理解,他說,“這種表述包含了合理的成份,表達出了科技對金融機構的重要性,而國際上也的確有類似這種情況。”但屠光紹也明確表示“并不認同因為有金融科技,金融機構就變成了科技公司,因為金融機構有它基本的屬性。”

屠光紹說,“金融機構就是金融機構,科技可以改變金融,但它不能替代金融,金融有金融的本質。但是科技很重要,為什么會有金融機構說自己是科技公司?是因為科技的滲透使金融機構的存在形態發生了很大的改變。”

在屠光紹看來,與過去的存在形態相比,融合了科技的金融機構發生了以下幾個方面的改變:

第一,科技資源在金融機構當中的分量大大加重。

首先表現是科技存在于金融機構業務各個環節,這包括了銀行的存貸業務、保險機構的承保與投資、證券機構的買賣方業務以及公私募基金的投資業務等等;再者是科技人才、特別是懂金融的科技人才,在金融機構員工中的比重在增加,甚至金融科技人才供不應求,存在很大缺口;最后是金融機構在科技方面的資金投入都在大幅上升,并已經成為金融機構占比很大的一塊成本。

第二,對金融機構的管理層來講,對科技資源的管理在整個機構發展的過程當中變得更加重要。

對于金融機構而言,不管具體是哪個行業,都會面臨這樣一個挑戰:一個方面要增加科技資源的投入,另外一方面也要考慮如何投的更好?效率更高?金融科技競爭力的關鍵不僅僅在于科技資源“能不能用”,更重要的是“用的對不對”、“用的好不好”,這是金融機構管理層面對的共同問題,也許將來誰能夠在競爭中勝出,依靠的就是科技資源的管理和應用能力,而這也是金融機構存在形態發生很大改變的另一個表現。

第三,金融機構存在形態發生改變還表現在金融機構之中的合作與競爭。依靠什么合作并實現更好效果?又依靠什么競爭并能夠在同業中勝出?這些都會發生很大的變化。

金融科技與金融行業經營的 “業態”

屠光紹認為,“業態”也就是“商業模式”,不管是哪一類的金融機構,在融合了金融科技之后,商業模式會發生很大的改變,而“業態”即商業模式的改變呈現在以下四個層面上:

第一個層面就是業務模式,包括業務處理、業務流程等等都會發生改變。

比如說過去金融行業的業態非常依靠“網點”,不管是銀行、證券還是保險,曾經網點越多就越表明實力越強、滲透力越高,競爭能力也會越強。但現在移動客戶端已經慢慢取代物理網點,使用移動客戶端不僅改變了展業模式,業務界面和方式也發生了改變。

同時,科技的運用使業務流程也發生很大改變。“我過去在地方政府工作過,每次在接待信訪時遇到的問題主要是兩個,一個是銀行與銀行之間產生的信用卡發卡競爭糾紛。另一個就是關于保險理賠”,屠光紹說,為什么保險理賠的糾紛會多?是因為理賠時間太長,過去沒有科技手段的情況下,客戶的身份識別、之后的理賠和清算,都耗時冗長,用戶反映特別突出的,但運用了科技手段之后就發生了很大改變,現在客戶身份迅速識別、損失精算更加精準、理賠則是自動理賠。而在銀行方面,過去的信貸模式需要對每一個客戶進行各種實地和書面材料的凈調,現在融合了科技,信貸模式也發生巨大的變化。

屠光紹說,以上這些例子充分說明了“業態”里的業務模式因為科技的融入發生了很大的改變。

“業態”中的第二個層面是經營模式,它比業務模式更加綜合,包括了產品開發、銷售渠道以及交易投資方式,因為金融科技的融合,也發生了很大的改變。

在產品開發方面,過去對于客戶市場需求,由于沒有科技的支撐,產品開發很難精準滿足市場需求。但是現在應用了金融科技就可以通過大數據以及各種手段,來更好為不同群體以及消費者設計并提供多樣化的產品。

而在交易方式上,比如說目前風靡全球的量化交易,“在中國似乎有后來者居上的趨勢。但這靠的是什么?還是金融科技”,在屠光紹看來,因為有金融科技的應用,數據獲取之后再利用不同的數據進行分析并做出模型,為量化交易創造了非常好的條件,這也是量化交易崛起改變了整個經營、尤其是交易方式。

“業態”的第三個層面是金融行業管理模式。

屠光紹認為,每個金融行業都有各自的管理方式,但是在融合了科技之后,從金融行業特性而言,管理模式發生了很大的變化,這其中包括了客戶管理、風險管理、成本管理等。“從自己的行業來看,我想我們每一個金融行業都體會到了金融科技的驅動力量,使得我們必須要加快管理模式的創新、管理模式的變革。”

“業態”的第四個層面則是金融行業的發展模式,屠光紹說,“金融行業靠什么推動它的發展?這個我就不多展開,但可以得出一個結論,那就是在金融行業的發展模式中,金融科技要發揮越來越重要的作用。”

金融科技與金融體系發展的“生態”

在對“業態”的觀察之外,屠光紹還站在金融體系發展“生態”的高度,指出由于有了金融科技,整個金融體系的生態也在發生改變。

相對于“業態”而言,“生態”的范圍要更廣,它不僅涉及到金融機構和金融行業,還涉及到金融體系以及金融體系賴以生存的環境。而在屠光紹看來,觀察金融體系“生態”的角度可以有很多,但有四個角度最為重要。

第一個角度是金融消費者的作用。

金融是為實體經濟服務的,是為金融消費者服務的。金融消費者包括個人,也包括企業和實體經濟。金融消費者是整個生態環節里很重要的一部分,因為金融的發展是需要圍繞金融消費者需求展開的,所以金融科技驅動的金融體系發展首先要滿足金融消費者的需要,而金融消費者也會得益于金融科技在金融領域的應用。

而更重要的是,金融消費者的需求就是金融科技在金融體系應用的最基礎性力量,有競爭才會有更好的服務,金融消費者才能得益。金融消費者的需要又會對金融體系發展提出更多的需要,所以金融消費者會形成與金融體系發展的循環。可以說,金融消費者是我們整個生態最基礎的力量,也是非常積極的力量。

第二個角度是金融行業的法規。

在屠光紹看來,金融科技的發展必然帶來金融法規的調整,因為金融體系是在一定法規框架內進行活動的。但由于金融科技為金融機構的形態和金融行業的業態都帶來了很多的變化,使得很多金融法規可能不適應或者不能夠覆蓋金融科技對于整個形態和業態變動的需要。這說明隨著整個金融科技的滲透,金融法規必須要做出調整。

屠光紹指出,實際上法律法規在整個金融體系發展的生態系統里具有支撐作用。“如果我們的法規不能做出調整,就不能鼓勵更多由金融科技驅動的金融創新,當然我們也看到金融法規也在不斷調整,有的正在修改,有的可能還要做出比較大的修改。”可以說,金融生態對于法規的調整具有支撐作用,對于生態也具有支撐作用。

第三個角度是金融監管與金融科技的互動。

“金融監管與金融科技必須要形成互動,這是關鍵的因素,”屠光紹說,隨著金融科技的發展,金融監管面臨很大的挑戰。金融科技的發展雖然帶來了金融的創新,帶來了金融機構形態和金融業態的變化,但與此同時也會帶來新的風險潛在因素。

行業業態發生變化之后,風險的形式、風險的表現方式和風險的傳遞,都跟過去的路徑不一樣了。同時,由于金融科技對金融行業的滲透,信息安全的問題也很突出,這包括虛假信息的問題,也包括個人隱私的問題等,這樣一系列的安全問題和風險,對金融監管提出了挑戰。

在風險面前,金融監管的選擇有其中兩個最為簡單的方向,“一個是都先停下來,為什么?因為我們監管不適應,但這顯然不符合金融發展的規律,因為它不滿足實體經濟的需要。另外一個就是全部放開,金融科技滲透到金融機構了,那就把所有創新都放開,但這顯然也不符合金融審慎監管的原則。”

那么究竟該如何選擇?屠光紹介紹說,“在金融監管模式上,這幾年非常流行的一個說法叫做‘監管沙盒’(編者注:監管沙盒指金融監管部門為了促進地區金融創新和金融科技發展,讓部分取得許可的金融機構或初創科技型企業,在一定時間和有限范圍內測試新金融產品、新金融模式或新業務流程,并在這一過程中對測試項目降低準入門檻和放寬監管限制。),也就是金融科技發展過程當中,在風險和創新之間的平衡找到一條監管的路徑,既不能擋住金融科技驅動的金融創新,但又不一下子全部放開。”

監管就是金融生態里關鍵性的因素,金融監管在生態、金融科技與金融體系起到關鍵作用。屠光紹說,“我們非常高興看到英國金融行為監管局提出來的‘監管沙盒’這個概念、方式,這個概念也得到了很多地方的響應,包括中國,中國現在也在對監管沙河做試點,這是有利于金融體系發展形成更好‘生態’的做法。當然金融監管也要利用好金融科技的手段,比如說大數據。”

第四個角度金融科技的參與者。

屠光紹指出,金融科技的參與者應該在金融體系發展良好生態發的過程中發揮重要作用。“注意我用的詞,我用的是‘重要作用’。為什么?因為金融科技促進了金融創新,改變和變更金融機構的生態和金融行業的業態。在生態方面,我們很多金融體系的參與者、金融科技的參與者所產生的作用非常重要。比如說科技公司,特別是進行金融科技經營的科技公司。它是構成整個金融科技和金融體系發展中的重要力量。”

“再比如本次峰會的主辦方《經濟觀察報》,媒體也在整個金融體系發展生態中發揮非常重要的作用,扮演重要的角色。”屠光紹還特意指出,“我們今天媒體辦金融科技的論壇,本身說明媒體它就是金融體系發展生態中的一環,尤其在金融科技發展的今天,媒體怎么樣更好通過了解和觀察以及分析、評價,再通過搭建平臺來更好促進金融科技、更好的應用金融科技,這將發揮出其他機構、其他參與者都發揮不了或者不可替代的獨特作用。”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華東新聞中心記者
重點關注華東地區企業的業務發展與資本運作。
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彩票大奖没人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