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資本”重磅文件面世 國資監管大格局更進一步

王雅潔2019-11-28 10:15

經濟觀察網 記者 王雅潔 來了。

構建國資監管大格局的拼圖,迎來關鍵一塊。

11月27日,國務院國資委官方正式公布《關于以管資本為主加快國有資產監管職能轉變的實施意見》(簡稱《實施意見》)的全文,與授權放權清單(2019年版)、權力和責任清單等標志性文件一齊,構筑起較為完整的國資監管宏觀格局。

截至今年10月,國務院國資委現行有效規章27件、規范性文件207件,國資監管的法規制度框架基本健全。

與《授權放權清單》有所區別的是,《實施意見》的面世流程,更為高調。

一周之前,亦是在十九屆四中全會結束之后,國務院國資委黨委書記、主任郝鵬還署名撰文《加快實現從管企業向管資本轉變 形成以管資本為主的國有資產監管體制》,專門對以管資本為主的國有資產監管體制等內容,展開多維度論述。

對于央企來說,《實施意見》不止是一份劃定改革思路的宏觀文件。

它帶來的改變,將滲透微觀,滲透至企業本身。

招商局集團黨委委員、副總經理王宏認為,這份文件的出臺和貫徹落實,將對央企“加快解決國有資產監管中的越位、缺位、錯位問題”。

在這一輪國資國企改革過程中,這場事關國有資產監管職能從根本上實現轉變的改革,將因《實施意見》的出臺,邁入一個新節點。

轉變

在11月27日的政策吹風會上,國務院國資委副主任、黨委委員翁杰明表示,《實施意見》的出臺,將成為“進一步推動國資監管職能轉變的基礎。

他所言的轉變,在《實施意見》出臺之前,便已有進展。

經濟觀察網記者從國資委獲悉,2019年,國務院國資委便開始調整內設機構職能。重點突出推動科技創新、強化出資人監督、推進董事會建設、加強宏觀研究、深化經濟運行分析等五項工作。

為了優化管資本職能,調整優化國有資本布局,完善投資監督管理體系,21家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試點企業的改革,也被提上日程且頗有進展。“加強國有資產監督,加大違規經營投資責任追究力度”都是例子。

基于上述基礎,《實施意見》圍繞“管資本”這條主線,為國資監管職能轉變,打開了一扇新的窗。

翁杰明認為,《實施意見》中明確了“4個轉向”,分別是轉變監管理念,從對企業的直接管理轉向更加強調基于出資關系的監管,確保該管的科學管理、決不缺位,不該管的依法放權、決不越位。

調整監管重點,從關注企業個體發展轉向更加注重國有資本整體功能,更多著眼于國有資本整體功能和效率,加強系統謀劃和整體調控。

改進監管方式,從習慣于行政化管理轉向更多運用市場化法治化手段,更加注重以產權為基礎、以資本為紐帶,通過法人治理結構履行出資人職責。

優化監管導向,從關注規模速度轉向更加注重提升質量效益,按照高質量發展的要求,引導企業加快轉變發展方式,不斷增強國有經濟競爭力、創新力、控制力、影響力、抗風險能力。

上述四大點,結合近年來推進職能轉變的工作實際,進一步明確了轉變的起點和目標。

《實施意見》的亮點,不止于此。

不僅明確“4個轉向”,還優化了四個路徑,以期確保轉變系統有效。

四個路徑是:以國資委權力責任清單為基礎,厘清職責邊界,將不該有的權力攔在清單之外,保證清單內的權力規范運行;以法人治理結構為載體,依法制定或參與制訂公司章程,依據股權關系向國家出資企業委派董事或提名董事人選,更好體現出資人意志;以分類授權放權為手段,根據企業不同特點,有針對性地開展授權放權,充分激發企業活力;以加強事中事后監管為重點,切實減少審批事項,實現實時在線動態監管,加大對制度執行情況的監督檢查力度,不斷提高監管效能。

翁杰明認為,《實施意見》堅持授權與監管相結合、放活與管好相統一,在明確管資本重點內容的基礎上,同步調整優化監管方式,更多采用市場化、法治化、信息化監管方式,實現監管職能與方式相互融合、相互促進。

落地

這不是一份高冷的宏觀文件。

這是一份有實操性的指導性文件。

王宏認為,《國務院國資委關于以管資本為主加快國有資產監管職能轉變的實施意見》(114號文件)是繼《國務院國資委以管資本為主推進職能轉變方案》之后,在完善國有資產監管體制機制方面又一項重要的頂層設計,與權力和責任清單、授權放權清單等共同構成了一個較為完整的政策體系。

對于招商局人士來說,114號文件堅持放管結合、突出權責一致,既有破又有立、既有增又有減,既有施藥動刀的強身之法又有固本培元的健體之舉,充分彰顯了國務院國資委刀刃向內進一步推動自我完善、自我革新的決心和信心,對于廣大國有企業尤其是國有資本投資公司來講,意義重大、影響深遠。

王宏在11月27日召開的“以管資本為主加快國有資產監管職能轉變”政策吹風會上說:“它(《實施意見》)的出臺和貫徹落實,將有助于加快解決國有資產監管中的越位、缺位、錯位問題,有助于合理界定并理順國資監管機構與國有資本投資公司的權利邊界,有助于進一步提高國有資本運營和配置效率,為實現國有資產保值增值、防止國有資產流失、發展壯大國有經濟提供了制度保障。”

《實施意見》讓身處國有資本投資公司試點企業的招商局集團中的相關人士看到了希望:“我們對114號文件的出臺表示熱烈歡迎,對國有資產監管體制機制的進一步完善充滿了信心,也對未來國務院國資委推進職能轉變的各項具體舉措充滿了期待。”

2016年初被國務院國企改革領導小組確定為國有資本運營公司試點企業的中國國新,也有對《實施意見》的獨立思考。

中國國新黨委書記、董事長周渝波表示,中國國新的運營公司改革試點工作,始終與以管資本為主轉變國資監管職能相互銜接、同頻共振。

周渝波說:“我們體會,運營公司作為國有資本市場化運作的專業平臺,上接國有資產出資人代表機構,下接資本運作和企業經營,是落實管資本為主要求,將國資監管要求轉化為股東意志、進而落實到市場行為的重要載體和樞紐。”

從招商局到國新,到更多的央企內部,這場上涉宏觀、下至微觀的國資監管變革,正在持續發生。

王宏透露:“近期,在收到國資委關于集團國有資本投資公司改革試點方案批復后,集團正在圍繞更好地發揮國有資本投資公司功能作用,積極研究部署新一階段的改革試點舉措。”

格局

更深遠的布局在后面。

國資監管大格局的構建,將加快步伐。

翁杰明表示,近年來,各級國資委統籌推進國資國企改革發展,國資監管系統建設已經取得了一定進展。但是,仍然存在上下級國資委溝通聯系不夠緊密、全國國資系統合力有待增強等問題。

為加快形成以管資本為主的國有資產監管體制,推動構建國資監管大格局,在《實施意見》面世之前,國務院國資委還印發了《關于進一步推動構建國資監管大格局有關工作的通知》(國資發法規〔2019〕117號),明確提出力爭用2-3年時間推動實現機構職能上下貫通、法規制度協同一致、行權履職規范統一、改革發展統籌有序、系統合力明顯增強,加快形成國資監管一盤棋。

經濟觀察網記者獲悉,目前,頂層正在抓緊研究制定國有企業改革三年行動方案,進一步明確從管企業向管資本轉變,形成以管資本為主的國有資產監管體制的改革舉措。針對《實施意見》明確的方向和路徑,細化工作措施,確保管資本重點任務落實落地。

在推進國資監管大格局建設上,上海市國資委已經有所行動。

上海市國資委黨委副書記董勤表示,上海市國資委正在健全“直接監管、委托監管、指導監管”國資管理體系。實體、金融等領域國資實行直接監管,實施章程、契約、收益、風險、信息化和社會協同等管理;對區屬國資國企實行指導監管,構建“監管統一規則、經營統一評價、資源功能優勢互補”的新格局。

數據統計顯示,2019年前9月,上海市地方國有企業營業收入2.66萬億元,同比增長5.4%;利潤總額2653億元,同比增長9.8%;成本費用利潤率10.6%,9月底,資產總額20.58萬億元,同比增長9.9%。

在分類監管層面,上海市國資委的思路是“市場競爭類、金融服務類、功能保障類”企業分類監管各有偏重。

董勤介紹,根據國資戰略布局調整和發展目標,從以存量為主調整為存量與增量并重,凸顯企業主業主責和未來發展趨勢,將原來的“競爭類、功能類、公共服務類”調整為“市場競爭類、金融服務類、功能保障類”,并建立超越自我、跑贏同業、追求卓越的任期目標。

而市場競爭類和金融服務類企業以定量考核為主,重點考核主業價值和資本價值提升;功能保障類企業,定量定性考核相結合,健全政府主管部門聯審機制,重點考核城市安全運營和民生滿意度提升。

除了上海,還有正在開展區域性國資國企綜合改革試驗的深圳市國資委。

經濟觀察網記者獲悉,在深圳,未來商業類企業將繼續被作為混改重點,充分參與市場競爭。深圳市國資委將對公益類、功能類企業原則上保持國有獨資。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大國資新聞部主任
長期關注宏觀經濟、國企國資等領域。擅長于深度分析報道、調查報道、以及行業資訊。
彩票大奖没人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