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網公司成立在即,燃氣公司好日子到頭開始洗牌

高歌2019-10-12 09:39

經濟觀察報 記者 高歌 城市燃氣企業近來所面臨的壓力越來越大。

10月9日,深圳市博軼咨詢有限公司總經理楊常新對經濟觀察報表示:“在國家堅定推進油氣體制市場化改革的大背景下,特許經營權體制下的城燃公司正面臨著來自宏觀環境、微觀市場、行業變革、跨界競爭四大方面的壓力。”

7月初,國家發改委等三部委聯合印發的《關于規范城鎮燃氣工程安裝收費的指導意見》(下稱《指導意見》)中即指出,應合理確定城鎮燃氣工程安裝收費標準,原則上成本利潤率不得超過10%,現行收費標準偏高的要及時降低。

另一方面,國家管網公司成立在即,對城市燃氣公司而言,機遇與挑戰究竟孰輕孰重,尚需時間觀察。而城市燃氣行業已經切實感受到的“沖擊”:來自上游企業對下游終端市場的強勢進攻。面對重重考驗,城市燃氣行業正在嘗試突圍。

日子不好過

不同于其他的能源品類,城市燃氣行業從產生之初就是“一盤散沙”,由各個城市自行解決。

一位在城市燃氣行業具有十余年從業經歷的人士告訴記者:“90年代之前,城市燃氣公司大都是虧損的,是各個地方政府的包袱,改制之后這些公司開始賺錢,而且賺的錢還不少。”

但上述情況在近年出現了轉變。楊常新告訴記者,自2017年5月,中共中央、國務院聯合下發《深化石油天然氣體制改革的若干意見》后,宏觀層面對于城市燃氣行業的監管愈發嚴格。而在“三去一降一補”的背景之下,配氣價格和接駁費用都受到了相應的限制。

城燃企業在民用天然氣銷售業務方面利潤偏薄,上述行業分析人士表示,一方面是存在價格管制,終端售價由政府確定,不能隨便調動。此外還存在交叉補貼,“比如說從大客戶那邊多收的部分,又通過交叉補貼補到虧的那塊兒去了”。

由此,燃氣公司會開展一些別的業務如工程安裝或者接駁增厚利潤,燃氣工程安裝費(初裝費、接駁費等)則是城燃企業的主要收入來源。但這一塊的利潤空間隨著宏觀層面的監管趨嚴變得愈發有限。

一位燃氣行業分析人士表示:“原來這部分的利潤率可不止是10%,能達到20%、30%或者更高,城燃公司想靠這塊業務來補一補,但以后也越來越難了。所以對于這些公司而言,日子就不好過了,賣氣本身就賺不了多少錢,其他的業務的利潤空間也越收越緊。”

具體來看,燃氣公司特許經營權少則25年多則30年,民用氣開戶費用約在2000~3000元,一次性收取上述費用之后后續30年的服務都是免費的,而民用氣對全國大部分的燃氣公司而言售氣毛利微薄,甚至會有倒掛的情況。若將燃氣工程費一次性計入財務報表,毛利率自然就很高,但如果分攤到30年,則不盡然。

今年城市燃氣行業發生了幾件大事:其一是中石油將金鴻控股17家燃氣公司收入囊中,后者在城市燃氣公司中算是第二梯隊的領頭羊,其二是宏觀層面對于初裝費和接駁費利潤的控制;隨后在9月中旬,新奧股份發布的重組預案。

9月10日,新奧股份發布公告稱,擬通過資產置換、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的方式向新奧國際及精選投資購買其持有的新奧能源合計3.69億股股份,并擬募集配套資金用于支付標的資產的現金對價。

新奧方面稱此次重組旨在將其總體戰略由此前的“定位于天然氣上游資源獲取,成為最具創新力和競爭力的天然氣上游供應商”,進一步延伸為“成為創新型的清潔能源上下游一體化領先企業”。

多位行業觀察人士對記者表示,上述重組雖是企業自身的資本運作行為,但在某種程度上也能反映出,頭部企業面對城市燃氣行業正在發生的變化作出相應的調整,即向增值服務轉型。

“上下求索”

下游企業試圖向上游進發是大勢所趨,目的在于在獲取氣源的維度能有更大的話語權,但是難度極大。

一位不愿具名的行業人士告訴記者:“不管是參與上游的勘探開發,還是參股LNG接收站,難度都很大,一般的企業能夠拿到路條或是參股接收站、新建接收站的比例都較低,沒有更多參與的空間資源留給下游的企業,尚存諸多的限制條件。”

他進而提出了幾個問題:“下游企業進入上游領域進得再多,能有幾個LNG站?現在主流的都在三大油手上,別人的項目都很小,就算是新建也不會那么快,在用力較大較快的情況下,最多三五年可以投入使用,但這對于下游幾千家企業而言,能夠做到的又有幾家?大家報的項目很多,想投的項目很多,真正批下來的不會有那么多,而陸上勘探開發更是難上加難。所以說這個方向理論上說是沒有問題的,大家都想自己能更好得掌控氣源,不過在實際操作的過程中會比較難。”

與之相對的,上游企業向下游進發則相對容易。

以昆侖能源為例,根據其2019年半年報,在天然氣銷售板塊,要“積極響應國家藍天保衛戰”號召,上下協同,大力推進燃氣新用戶的開發,積極擴大現有用戶用氣規模,提升銷售效益,實現量效齊升。

報告期內,昆侖能源實現天然氣銷量 125.95億立方米,同比增長20.33%,其中城市燃氣實現銷量89.95億立方米,同比增長25.17%。期內新增用戶數32.7萬戶,其中居民用戶為32.4萬戶,新增工商業用戶2383戶,累計用戶達1000萬戶以上。天然氣銷售收入為440.69億元,同比增長7.84%。

半年報中也提出“支線管道建設帶動終端銷售”的策略,上半年,有3條支線投產,5條支線開工,8條支線有序推進。

上述人士告訴記者:“對于昆侖燃氣而言,收購金鴻股份意味著用戶數和售氣量將進一步提升,7月23日銷售公司的半年工作會議氣勢很足,下面很多公司(燃氣公司)都招架不住了。原來跟某些地方燃氣談說要收購小股份,現在對小股份也不感興趣了,要收購大股份,這樣一來,很多‘小不點’就很被動,畢竟前者掌握氣源。”

從政策角度而言,對于上游下游的相互流動是不受限制的,但實際操作的結果來看,雙方所能達到的效果肯定是有很大的區別的。下游公司的確很想加速自身上下游一體化的進程,進一步鎖定自己的用戶,來進一步抵御競爭。

城燃公司也未放棄向上游進發的努力。楊常新舉例,新奧,舟山接收站2018年已經投產;港華,金壇儲氣庫亦于2018年投產,在山西經營多年煤層氣液化工廠,還參股多家省網公司;北燃、上燃、深燃都已經投資建設了自己的LNG接收站。

但是有行業觀察人士向記者指出:“沒有好的資源是關鍵,想做但受限于條件,效果會大打折扣,想做的很多,但是能成氣候的不多。如若市場行情大轉,光是靠接收站也是有問題的,資源池中可以靈活操作的空間很小。沿海到處都在報項目,當然很多項目也是三大油報的。”

在上述人士看來,多元化的氣源對于整個行業而言是好事,只不過能成氣候的不多。天然氣市場能夠根據供需形成價格的前提是上下游市場都應多元化,改革的核心就是要讓上游主體多元化。但是光是多元化還不足夠,還應注意市場結構,市場結構要合理,不能一家獨大,還應注意均衡的問題。

國家管網公司機會還是挑戰?

國家管網公司成立在即,實質運行之后上下游企業的競爭格局會出現什么變化,下游企業應該提前做什么準備?

中國石油大學中國油氣產業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劉毅軍告訴記者:城市燃氣公司加速上下游一體化的大背景是近年來天然氣供應的寬松程度提高,結合未來的發展趨勢,城市燃氣公司掌握用戶的渠道顯得尤為重要,在管網分離之后需要更加注意跟用戶建立更緊密關系的方式。

他認為,益處在于可以利用管道設施在更大的范圍內采購資源,沖擊在于上游企業直接爭奪下游市場,進入存量市場競爭的時代的城市燃氣公司由此也有了更加強大的對手,這也是城市燃氣公司增加上下游一體化的原因。

盡管目前國家管網公司將以何種形式示人尚不可知,但是楊常新告訴記者:參照當年國家電網和鐵塔公司的經驗,國家管網公司的成立對整個天然氣行業的影響肯定是非常大的,但具體影響如何,可能需要其運營2-3年后才能顯現。

而針對未來的競爭格局,有油氣行業資深觀察人士告訴記者,屆時大約會出現三種模式:上游企業可能供給還是跟現在供氣一樣,自己去跟管道公司打交道,然后把氣送到下游的門站,這可能是比較主要的形式。

另外一種是下游企業,城燃公司去跟上游談好氣,然后再去管道公司打交道,自己把氣運回去,這種形式對有全國性布局的大公司而言采用的可能性較大,小公司用氣量較小,不甚便捷。

第三種則是將來可能會出現一種新的公司,相當于中間商。上游由它為城燃公司找氣源,下游談用戶,做一個資源池。未來肯定是要出一些這樣的公司,能在中間環節能把有人不愿干的活接了,賺取服務費,類似電力市場化改革出現的售電公司,當然產業也會有震蕩有整合,“生一批公司,死一批公司”,就像售電公司的情況一樣”上述人士告訴記者。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大環保新聞部記者
長期關注能源、工業相關話題,線索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彩票大奖没人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