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不滿意,想跳槽? 新職業教育瞄準入職焦慮癥

李靜2019-06-15 09:10

(圖片來源:全景視覺)

經濟觀察報 記者 李靜 令三節課和它的創始團隊沒有想到的是,2019年,他們從事的新職業教育培訓正在成為當下教育行業的一個重要風口。

這家成立尚不滿4年的公司,在5月21日,獲得了由雙湖資本領投的1.3億元B輪融資,而這已經是它15個月內來得到的第二筆融資。

新職業教育概念不同于傳統職業教育,它不以考證、承諾就業為目的,聚焦于長線學習和終身學習,以能力提升作為主要標志,培訓領域是在一些諸如新媒體運營,電商領域的新銷售、無人機駕駛員、大數據人才等新技術和新商業模式帶來的增量就業空間內。“它瞄準的是初入職場,所學專業與實際工作間存在斷層,急于突破自身知識瓶頸的新職業人群,對準的是現代職場人普遍面臨終身學習的焦慮。”三節課創始人后顯慧對經濟觀察報表示。

職業教育是2019年政策發力的重點,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擴招100萬人后,政策方又相繼印發了多份有關職業教育改革、能力提升的方案和辦法。

政策利好因素作用下,運嗅覺敏銳的資本市場,察覺到政策端透出的潛在信號,紛紛將目光調準這一賽道。

根據i-EDU發布的2018年教育產業投融資事件統計分析顯示,2018年全年教育行業共發生投融資事件640起,涉及金額達993.59億元。其中,職業教育與K12培訓合計占據2018年教育行業交易金額的60.6%,總金額為602.17億元。

互聯網教育資深投資人歪叔對經濟觀察報表示,最近被提出的“新職業教育“是一個很有趣的概念,作為投資人的他也在關注這一領域,盡管尚未出手。

三節課預估新職業教育行業將擁有400億元市場規模,并且每年以18%——20%的速度增長,至2025年,這一市場規模有望達到千億元。

在歪叔看來,新職業教育興起是由兩個因素所驅動:一方面人們長期學習的需求,從早期中華網校延伸出一個對教育服務體系的長期需求,包括:產品經理、設計師等相關職業,甚至是office培訓,它可能不提供從業證書,但對職場人能力的提升和薪酬方面漲幅會有幫助;另一方面,知識付費時代的來臨,讓一些不需要擁有學校資質的人,能夠將自己長期知識儲備整理總結,并在網上進行分享、收費。

從前臺到運營專員

此前在一家科技企業前臺工作的吳儀是在2018年年初開始謀劃跳槽,現在的她已經進入一家教育公司擔任產品運營專員。“每天都是重復瑣碎的事情,消磨了我不少耐性,更可怕的是隨著年齡的增加,令我越來越恐懼這樣的日子還能過幾天”,談起以前的工作時,吳儀表示。“青春飯”是吳儀對前臺職業屬性的定位,出于對未來職業生涯的規劃,這一次她的選擇比較穩妥:“前臺技術含量低,這也讓我看清楚,為了以后職業發展,盡量選一些有技術含量的工種。”

在科技公司的吳儀,接觸互聯網自然是最方便的選擇,“但是技術,我不行,太專業,運營是基于對互聯網產品的理解,有想法,懂一定產品概念,還能有自己一定創意,是我喜歡并且能從事的。”

基于這些因素,吳儀報名一所新職業培訓學校,并在課程中選擇了互聯網產品運營方向。“反正課程也不貴,至于效果,至少在線上學習一段時間,能夠讓我這樣的外行知道產品運營是干什么的”,吳儀說。

能力提升、更換工作,所學專業或第一份工作經歷與今后想從事職業間沒有太大關聯,這些職場人習以為常的訴求,讓三節課和它的三位創始人看到了機會。

在后顯慧看來,大量大學生畢業后跨專業就職,它帶來的是能力方面的鴻溝。“我學的是a,但從事的工作是b,之間差異需要后續市場化培訓來解決,這也讓我們切入到一個好的市場,即大學里不培養,但行業里很需要的新職業培訓領域。”后顯慧對經濟觀察報表示。

新技術和新的商業模式為這些新職業提供了空間。伴隨著互聯網時代的下沉,5G、人工智能加速來臨,在面向業務經營管理中,諸多新領域開始誕生一大批新職業。它既包括:新媒體運營,電商領域的新銷售,也包括:無人機駕駛員、大數據人才等崗位的出現,針對這些新崗位的培訓,正在成為時代下的新需求。

2019年,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公布了以物聯網工程技術人員、人工智能工程技術人員為代表的13個新職業為例,與之相對的是,2018年高等院校撤銷本科專業416個。

新職業,新商業故事

每周,后顯慧和他的團隊都會就一個知識課程進行探討、打磨、錄播。盡管新職業教育紅利期已經到來,但選擇以何種商業模式切入,與知識付費相比,公司是做輕付費還是重培訓等等,都在考驗著這家最先切入這一陌生領域的年輕公司。

經過審慎思考,三節課在2016年的時候,決定按照線上教育培訓機構的模式做新職業教育,確定三年只專注作三件事的目標:建立從ToC到ToB的商業閉環,對學習效果做強交付;重教研體系,打磨互聯網課程快速迭代能力;重用戶運營,和用戶做朋友,建立口碑自傳播。

后顯慧說,區別于知識付費,盡管二者都是在線上提供課程,但知識付費是幫助人們解決從“不知道”到“知道”的問題,而三節課要做的是幫助從業者解決從“做不到”到“做得到”的問題。“為此,三節課更注重將學生成果做產品外化,與脈脈等招聘招聘網站合作,打通B端,讓學生作品能夠在網站中得以展示,并交付給企業做出選擇”。

此前,職業教育巨頭的商業經驗可以為新職業教育的玩家提供參考。

與年輕的三節課相比,達內算是職業領域中布局較早的職業教育培訓機構。這家2014年即在美股上市的老牌企業,早于17年前,就看到了市場對IT白領的需求,推出了一系列基于包括:JAVE大數據、UID、產品經理、網絡營銷、高級電商等IT全產業鏈的職業課程版圖。

在談到與新舊職業教育培訓企業時,達內方面認為,二者的相同點都是關于職業技能教育,培養學生都是實操、實戰的技術能力,而不同點則在于培養目標不同,達內偏向于IT白領、新東方和藍翔偏向于藍領培訓;在教學內容的方面,達內教授的是IT技術,這一教學內容迭代要更快,教學內容和實戰案例也需要不斷更替,而新東方烹飪、藍翔技術作為傳統行業,教學內容相對固定,課程迭代速度也較為緩慢。

新投資風口?

后顯慧認為,在經歷過兩輪職業教育波峰后,進入2019年,職業教育3.0時代正在來臨。

具體而言,他把職業教育劃分為三個時代——1.0時代,城市化進程打開,農村人口從城市遷徙,社會需要大量藍領工人,誕生了藍翔、新東方烹飪等職業教育機構;2.0時代,從1999年開始,由于高等教育大量擴招,催生了北大青鳥、尚德在內的一系列職業技能培訓公司——而現在,進入3.0時代,伴隨著互聯網時代來臨,大量新職業的誕生,在職人群終身學習成長需求,正在成為新的驅動力。

這種驅動力在市場端初現跡象,后顯慧對經濟觀察報表示,盡管,今年三節課在營銷端投入與往年相比,并沒有明顯的變化,但收入方面還是實現了300%的增長。

在快速增長的市場需求面前,新職業教育會成為新的教育投資風口嘛?

對此,歪叔認為,職業教育要做到盈利并不困難。職教消費屬于半剛需狀態,用戶消費意愿和對金錢的承接能力都還不錯,只要企業產品線搭建足夠完善,能夠實現進階式服務,財務狀況就會相對理想。

但同時,他也指出,從投資人角度而言,投資職業教育帶來的回報并不會很豐厚:投資的目的是為了實現爆發式增長,這樣才能保證在每個階段都有收益,但職業教育要遵循教育領域的穩增長,不可能像游戲、社交等領域呈現爆發式增長;另外,職業教育是有類目限制的,每一個方向都是很深的垂直領域,比如說運營、產品經理,但對培訓者而言,類目消費是有限的,它的增長天花板就擺在那里,如果一家企業能影響這個市場30%的人群,已經可以成為這個行業的頭部企業了。

后顯慧則認為,投資人對目前階段投資回報并不敏感,現在,最主要的是打磨課程,做口碑。

接下來,獲得融資后的三節課將重點聚焦于四個方面:繼續拓展互聯網新商業、新技術課程品類,預計在2020年開設8個學院;與BAT、TMD等互聯網公司展開合作,共建核心人才評估標準;啟動“校友會”+“就業辦”計劃;遵循自創的RAC學習引擎,加固教學中臺系統的能力。

而達內,則將繼續推進與校企間的產教融合:一方面與產業鏈下游企業開展緊密合作;另一方面與產業鏈上游高校開展深度合作。

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正在快速進化的新職業教育玩家仍舊需要解決一些投資人提出的問題。

“職業教育尤其是非應試教育下,教學質量如何評估?第二,學員素質參差不齊,企業本身不具備篩選和淘汰學員的機制,在這樣的情況下,一些資質不符合崗位需求的學員,他的教學結果也很難達到預想效果;第三,教育嚴格來說是一整套評測體系鏈,職業教育的特性是必須在教中學,學中用,作為教育平臺本身能否提供給職業培訓者一個實踐場景,目前來看,新職業培訓大多是提供一個教學平臺,在實踐方面尚有欠缺。”歪叔對經濟觀察報表示。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大科創新聞部記者
長期關注教育、財經領域。新聞線索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彩票大奖没人领